Lithroma

Forza Juve

【门将组】Dance with Dopamine/多巴胺之舞 Ⅷ

沙雕情侣组合
他们不属于我
ooc属于我



    6:30
    佩林房间的座机准时响起。他正在刷牙,吐出嘴里的泡沫就踱步出屋接起电话。
    “嗨……早上好。”
    “早上好。”
    真是尴尬到极点的对话。佩林用手指摩挲着话筒,静静听着对面传来的不自然的呼吸声。
    “呃,一起吃早饭?”对面的人在沉默两秒后说。
    他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嗯了一声。
    “我在餐厅等你。”对面的人紧接着说,似乎巴不得马上结束对话。
    佩林佯装镇定:“我先挂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立刻按下结束键,然后把话筒用力地、仿佛要砸穿床板似的扔在床上。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摊开的任务指南——
    “同组的两名成员要增加日常对话量,以及适当的肢体接触和眼神交流。”
    “尽量营造亲昵感,保持情侣之间互相吸引氛围的同时,要产生适当的距离以增加神秘感。”
    “可以秀恩爱,但不要假戏真做。要考虑本组织众多单身青年的心情。”
    这他妈是什么言情小说家写的狗屁指导。
    佩林想起昨天看到的句子,暴躁得想杀人。

    6:55
    佩林双手端着托盘,里面放着一小碟杏仁曲奇和两杯浓缩咖啡。
    他把给什琴斯尼的那杯放在已经落座的人面前,然后自己也拉开餐椅。铁质椅腿在地板上刮出令人寒毛倒立的尖叫声。
    什琴斯尼手拿餐叉,不停地扒拉着自己盘子里的通心粉,蘑菇和青豆被拨得到处都是。而佩林则慢慢啃着曲奇,动作微小到甚至不发出咀嚼的声音。
    “那个……”他们同时开口,然后同时戛然而止。
    “你先。”佩林用餐巾擦擦手,说。
    “我想说,之前的事,”什琴斯尼顿了顿,“暂时先过去吧。就当是为了这次任务?”
    其实佩林也有过主动提出翻过这一页的想法。他知道自己没必要反应那么剧烈,但还是像赌气的小孩子一样迟迟不肯低头。什琴斯尼的担心不无道理,也许是关心则乱?这种想法刚冒出就被自己否决——太自作多情了,他嘲笑着胡思乱想的自己。
    而现在什琴斯尼给了他一个台阶,他觉得既惊讶又愧疚。之前他们在跑道上追逐扬起的尘土、一起练习射击时迎面而来的狂风、夜空中熊熊燃烧的金色烈焰忽然闯入他的脑海,让他心脏某处钝钝地疼。
    “好。”佩林笑了笑,说。
    什琴斯尼看到佩林向他展露熟悉的、腼腆的微笑,终于放下心中的负担。他举杯喝下一大口咖啡,觉得连什么都没加的浓缩黑咖也在舌尖留下淡淡的香甜。

    7:30
    “我绝对、绝对不会去自己买裙子。”
    佩林靠在车库门口,手指紧紧扣住不锈钢门框,目光凝重而坚毅。
    “拜托——只是量个尺寸,”什琴斯尼一脸无奈“订制,OK?我们去的高订服装店是私人的,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天哪,光是想想就让人羞耻。”佩林烦躁地撩了一把刘海。“你就不能替我随便选一件吗?”
    “只要你信任我的审美?”什琴斯尼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完全可以,你就等着穿吧。”
    佩林突然沉默。
    “顺便说一下,我特别喜欢那种色彩绚烂的低胸小裙,坠满了水钻和蕾丝的最好……”
    “停。”佩林说“我收回刚才的话。”
    人真是有想象力的生物,他想,单凭耳听他就能在脑海里描绘出什琴斯尼所说的,穿出去像花孔雀一样的礼裙——他也相信对方会说到做到,给他抱回来一堆令人审美窒息的布匹。
    什琴斯尼还是笑眯眯地。他探身拉开大门,向佩林做了个请的手势:“今天我开车。”
    佩林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臂:“敢嘲笑我就等着被爆头吧你。”

    8:45
    佩林和什琴斯尼站在一家看起来不足五十平米的、连门牌都脏兮兮的小店面前,脸上写满相同的困惑。
    “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什琴斯尼打断了他,反复对照着手机里的定位:“就是这里没错,除非皮亚尼奇故意逗我。”
    “不是没可能。”佩林摇摇头,先他一步走上台阶,鼓起勇气,推开了有着古铜门框的彩色玻璃门。
    开门的一瞬间他就傻了,门里的世界和外面看来截然不同,夺目的金黄灯光把镀着银边的地砖覆上温暖的圆晕,模特身上的礼服泛着优质锦缎的色泽,橱窗中红蓝宝石交相辉映。他能闻到空气里飘着丝丝洋甘菊香薰的味道。
    “喔,”什琴斯尼的手搭上佩林的肩膀“还不错?”
    “暴发户气息严重啊。”佩林回答道。
    他们没在门口多做停留,而是直接来到被长裙和布匹层层包裹的、隐藏在角落里的小柜台。令人奇怪的是一路上并没有什么眉眼弯弯热情似火的服务员,甚至连个打招呼的人都没有。这就是资本家的骄傲?爱买不买爱看不看,这得是家里有矿才能干得出来吧?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坐在沙发椅上绘图,看见他们两个便扔下画笔站起身来。
    “你们好,有什么我能帮助的吗?”
    什琴斯尼奸笑着一把揽过佩林:“给这个漂亮小妞挑件衣服。”
    他得到了对方一记狠狠的肘击。
    长发女人也是见怪不怪,微笑着说:“请问有预约吗?”
    佩林看了一眼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的什琴斯尼,心情大好:“阿莱格里介绍我们来的。”
    他看到女人的眉毛微微上挑又立刻恢复原样。
    “知道了。”她说,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号码。
    “马洛塔先生,我们有客人了。”

    8:55
    穿过一条狭窄的走廊,他们走进一个房间。
    视野一下子变得宽阔起来。面前的屋子里堆满了废弃的图纸和散落的布匹,镂空的半人形衣架上挂着未成形或是快完成的长裙,紫色流苏像瀑布一样搭在白瓷制成的女模特身上。
    房间的尽头,一个老人正坐在一架缝纫机器面前,他佝偻着背,远远看去似乎整个人都埋在发黄的图纸里了。
    老人听见他们进来的脚步声才抬起头。他的眼神有点歪,佩林心想,这样的人也能当裁缝吗?
    “裙子谁穿?”
    第一个问题被老人波澜不惊地提了出来,佩林感觉喉咙被扼了一下。但他现在已经能坦然接受自己的身份,心里想着要给面前德高望重的老裁缝一个好印象,于是也面不改色地说:“是我。”
    老人打量了他一番。
    “做脱毛了吗?”
    “没……等等?!”
    如果非要比喻,老裁缝这句话带给他的感觉像是刚刚下定决心站在蹦极台上,就被人一脚踢了下去。
    “带他去做脱毛,”老裁缝大手一挥,“顺便把该量的都量了,内容不用我教你了吧。”
    这次他是真的害怕了。佩林面色苍白,求助似地看着在场唯一的女性。
    长发女人回给他一个灿烂到吓人的微笑。
    “我们很快回来。”她说,看向佩林的眼神像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