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hroma

Forza Juve

【门将组】Dance with Dopamine/多巴胺之舞(10 上)

撒糖预警
前文戳什林tag
他们不属于我,ooc属于我
----------------------------------


     什琴斯尼腋下夹着一沓新出炉的文件,手里抱着一个装满了水果、牛奶、速溶咖啡以及全麦面包的牛皮纸袋,走向门上烫印着号码22的房间。
     距离上次他们一起去定制礼裙已经过去了近一周的时间。这期间佩林用实际行动说明了,一名优秀特工的敬业精神能达到何种程度。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女人他决定学习化妆——因为队友们都爱莫能助他又毅然选择自学——直接拿脸做实验的那种。
     不止一次,什琴斯尼开门的时候都能看见佩林手里拿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毫不犹豫地把里面装着的不明液体往脸上扑,壮烈程度无异于纵身赴火;看他涂口红简直是场灾难,无论什么色号的唇彩,在他受了玄学加成的手指下都能制造出吃了满嘴番茄酱的辣眼效果;说实话上眼妆应该是他唯一一个还算能看的节目了——如果他没选什么奇怪的烟熏妆专用色的话。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什琴斯尼不愿意想起自己被摁在凳子上做试色对象的经历——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要回到几天前打死那个自掏腰包购置了一大堆化妆品的自己。
     什琴斯尼已经走到了门口,刚要用脚尖敲门,就听见门里传来了一声惨叫。
     WTF?!什琴斯尼差点把手里的纸袋摔在地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下袋子,然后疯狂砸门:
     “马蒂亚??你还好吗??”
     过了一会儿佩林才来开门。什琴斯尼看见对方慢吞吞地揉着手肘,他脸上的不满都快溢出来了。
     “没事,刚才摔了一跤。”佩林说,扫了一眼地上满当当的包装袋,伸出手:“东西给我就得了,你先回去吧。”
     什琴斯尼对这个明显的逐客令毫不在意,他顺势一倚,懒懒散散半靠在门框上,流氓似地歪着头说:“我费这么大劲替你当采购员,都不请我进去坐坐?”
     佩林还是面无表情:“不了,我还有事。”
他说着就要关门,什琴斯尼一脸莫名其妙地抵住门不让他关,两个人本来离得就近,场面一度陷入一种微妙的僵持。
     什琴斯尼凭着身高优势,视线越过佩林的肩膀,扫向屋子内里。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明显是被人踢掉的、纯黑色的高跟鞋。
     嘿,这可真让人没想到。
     “你……”
     佩林当然注意到了他不安分的眼神,意识到自己被拆穿,面皮子薄的他脸上瞬间升腾起红色。
     “你在练习穿高跟鞋走路?”什琴斯尼差点憋不住笑,“上帝啊,这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我乐意,现在你可以走了吧?滚啦。”
     第二次强行关门,这一次什琴斯尼直接掰开对方的手把门打开了,佩林气的直跳脚:“喂!这可是我的房间!”
     “我可不想被当成一个虐待女伴的暴力狂,”什琴斯尼耸耸肩,然后非常、非常自觉地走进屋里,捡起地上散落的鞋子,假装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灰尘,规整地摆在地上,鞋尖正对着佩林的方向——
     “我不能放任你继续摔倒了,”什琴斯尼义正辞严,“你要是摔坏了,我们的任务就泡汤了。毕竟任务才是第一位,对吧?”
     “你……”佩林被说得哑口无言。
    “这种小事就不用谢我了,”什琴斯尼自顾自地说道,他走过来,伸手把门口的纸袋拖进屋,然后轻轻拍了拍佩林的肩膀。
     “我们是搭档嘛。”
     试色之仇已报。
     什琴斯尼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电视机再一次传出女人夸张的尖叫和瓷器砸碎的一大串脆响——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熟悉的傻笑声。
     佩林绷直的小腿抖了一下,鞋跟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钝响。
     坐在床上抱着一袋综合果蔬片的某人毫无反应。
     佩林扯了扯嘴角,把脏字憋回胸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过两秒,什琴斯尼魔性的笑声又一次爆发,这一次他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笑得停不下来。
     佩林终于忍不下去了,他踢掉高跟鞋,捡起一只对着什琴斯尼的脑袋砸过去——
     黑色高跟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
     什琴斯尼灵巧地歪头躲过,他的目光甚至还不离开面前的显示屏——这当然在意料之中。
     “你他妈来我这就是为了看电视??”佩林冲着一脸无辜的什琴斯尼大喊,“你居然还明目张胆地吃我的零食?!”
     “我看你稳的一比,根本用不上帮忙嘛。”什琴斯尼还是没有松开包装袋,“我寻思也没啥事儿就看会儿电视吧,这喜剧超搞笑的……往左挪挪呗,你挡住我嘞。”
     佩林着走到他面前,停住,面带微笑。
     因为坐在床上,什琴斯尼只能抬头看他。
     只见他一把捞起床上的遥控器,摁下静音键,然后往什琴斯尼怀里一丢。
     以为自己要被一顿暴打的波兰人惊呆了。
     “要么安安静静地看点内容不那么脑残的正常节目,要么立刻带着手里的零食滚回自己房间,”佩林抱着双臂,“你自己选。”
     “嘿,你别生气,”什琴斯尼从包装袋里掏出一根干秋葵,递到佩林嘴边,“我保证不笑了好吧?”
     佩林恶狠狠地把那根细瘦的绿色菜干咬断,故意把半截秋葵嚼得咔咔作响。
     妈的,怎么感觉胯下一凉呢。什琴斯尼心说。

-----------------
辣鸡LOFTER,一发文就黑屏,截成两半试试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