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hroma

Forza Juve

【门将组】Dance with Dopamine/多巴胺之舞(9)

前文戳什林tag

他们不属于我

ooc属于我
-------------------------


     等待的时间像融化的胶水一样黏着。
     佩林被拖走后,什琴斯尼倒成了无所事事的那个。
     为了不显得尴尬,他从马洛塔的书架上抽了几本时装杂志,装模作样地坐在沙发上翻阅,好像这样做就能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提升自己的审美水平似的。
     杂志里的模特无一例外都搔首弄姿地展露着自己姣好的身形。什琴斯尼忽然想起自己还未出师时,偷偷借来朋友买的模特写真,与一屋子大男人分享的经历。
     那段记忆真是有趣,明明都是没泡过妞的毛头小子,倒一个个眼比天高,表面上对图画里的大胸美人儿嗤之以鼻,却都忍不住往书中多看一眼。
     什琴斯尼合上杂志,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曾经,他也是S形曲线的忠实追捧者。
     几个月前,他还时不时在美女如云的酒吧里浪迹。
     而现在?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有限的脑容量,已经被一个穿长裙的瘦高身影霸占了。

     佩林有点庆幸自己今天穿了足够厚的长衣长裤。
     缺少一层薄如蝉翼的保护,衣料贴紧皮肤带来的触感让他有些别扭,。就好像赤裸裸地暴露在无数把小刷子面前,羞耻之余又有点惹人发笑。
     他摸了摸自己光洁得过分的下巴和脖颈,心中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那个将要与他一起表演一出好戏的、说话做事都十分脱线的、笑起来像个傻瓜一样的波兰人,似乎对自己的毛发有着严格的要求。即使是日常训练,那个家伙也依然用发胶把暗金色的头发梳得服帖,而他的脸上,连一点点胡茬的踪迹都看不见。
     佩林忽然有点紧张。自从大伤之后他就不再像以前那样精心修饰自己的下巴,平时也总是以留着一层浅胡须的形象示人——也就是说,他此行的搭档将会是第一个见证他重塑十九岁造型的人。
     倒不是说他多在意别人的看法,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是,他只是在意某个人的看法。

     佩林回到马洛塔的工作室里时,什琴斯尼正站在老人身边,指着桌上摊开的图册喋喋不休。察觉到脚步声,他们同时抬起头,把目光投向门口。
     佩林看到什琴斯尼的眼神忽然被点亮了。
     “哇喔。”波兰人吹了个口哨“真是……惊喜。”
还没等他说什么,有着白痴笑容的发胶爱好者就迈开 大步走到佩林面前。 

     这个比他高7cm的家伙似乎把他当成了一个什么雕像,垂下的面庞几乎要碰到他的鼻尖。那双灰蓝色的眼瞳连带着一切复杂的情感撞进他的目光,就像云层下平静的大海,里面的纹路却如最炽烈的黑子与耀斑。 

     温热的鼻息扑在他薄薄的面皮上,佩林忽然有点好奇那双近在咫尺的唇瓣是否也有着如此温暖的热度。
     所幸的是什琴斯尼只是端详了一秒就退开了,佩林也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
     佩林不好意思地刮刮鼻翼,想要挡住脸上骤升的温度:“嘿,我是不是看起来特别奇怪?”
     “奇怪?”什琴斯尼一副惋惜的表情,“不不,说真的,你留胡子真是白瞎了这张……”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惊艳的脸了。”
     “……谢天谢地,我还以为自己像个发酵失败的面团呢。”佩林开了个玩笑,决定不再从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你们刚才在看什么?”
     “马洛塔先生的设计稿,”什琴斯尼说,“有几套还挺适合你?喂喂,你别这么看我……这次是我俩一起挑的!”
     佩林送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嘴角却不自觉勾起弧度。他径直来到马洛塔身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图册便翻阅起来。
     并不厚的一本A4纸大小的书,蕴藏着一个艺术家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心血。每一页的右上角都用工整的笔迹写着这件艺术品的名字,佩林用手指划过薄薄的纸页,试图从简短的命名里窥探它所背负的一切幻想与情绪。
    他的指尖掠过沙漠的浅金,掠过多瑙河的幽蓝,掠过火烧云的玫红,掠过北极光的冷绿,最终滞留在一片纯净的墨黑上。
     那是一件很简单的长裙,没有丝带与蕾丝的点缀,甚至连叠层和褶边都没有。它只是写意地挂在画面中央,像是迷路的银河,恰巧坠落在一具赤裸的躯体身上。
     他瞥见长裙的名字,心脏微微地颤栗。
     “Black Bible”
     这是个预示吗?预示他将会做出渎神之事?
     佩林忍不住轻触自己的脸庞。热度还没有完全散失,冰凉的指尖像是点上烛火。
     他把图册递还给马洛塔,轻声说我要这件。
     什琴斯尼凑过来,看见图画便贱嗖嗖地说,哇噻,高开叉?露大腿诶,你好骚哦。
     佩林气鼓鼓地给了他一拳,又不是给你看,他说。
     那可不一定。什琴斯尼笑嘻嘻地躲过对方的手刀,跳了一步躲到一旁去了。
     佩林看着他。周围的一切渐渐与自己幼时受洗的圣马修教堂重叠,站在不远处的身影延伸,拉长,幻化成朱塞佩神甫的模样。
     来吧,来吧,天父,审判我吧。佩林在心中划下十字。
     我愿意为了不洁的幻想坠入地狱。


TBC

评论

热度(11)